VL

【记梗】神奇人类在哪里

部长和茶壶都不想写了就可以写的正经文。

假如Scamander们是森林里的鹿精,而且它们的鹿生目标是拯救人类!但是出于某种原因,现在的鹿精都惧怕人类并且不愿意离开森林了。直到有一天,一只叫做Newt的怪胎小鹿成年了。

私心想带哥哥玩。


“Newt,不要去那里!森林外面都很危险的,快回来!”Theseus粗重地喷着气,蹄子在边上不安地刨着,要不是小弟弟太倔他早就冲上去把小鹿拱回家了。

“Theseus,你怎么也跟那些鹿一样了。人类是很美好的存在,他们也是有感情有智慧的生命,他们攻击你只是因为你吓到他们了。站住!不准过来了!”Newt一边碎碎念教育陈腐的Theseus一边温柔地用鼻尖拱一拱跌倒在地的人类,“没事了,mommy is here.”

衣服被Theseus的角划得稀烂的Percival露出了惊恐的眼神,“你居然会说话?!”

安全部长不好当5

开始走剧情就是这么无聊了。

一次没有Scamander们的更新。


29. Theseus的弟弟今天也不在家。

好烦啊。

想告诉他的小秘密难道又要写信吗?

QAQ

告诉你们好了。

Graves那个发型是因为他两鬓掉毛太快了。


30.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Theseus在家里跟读者讲悄悄话,另外一边把头发小心梳好的Percival要下班了。

啊,多么美好。没有加班也没有Scamander的一天。

呵呵。

不到24点钟声敲响之前请不要立这种flag。


31. 上班的人肯定特别懂那种十分钟就要下班了然而老板推门而入的绝望。

谁来把门锁上啊!!!把那个带着头巾的女人推出去!!我不要加班!!!!

这些都是Percival的内心活动。

作为一个闷骚,他在本文其实没有几句正经台词的,全部是内心独白。

诶,你们没发现吗?


32. Seraphina是一个善解人意的老板。

也是Percival的学姐兼多年好友。

还是一个读心术非常高超的女人。

所以她一眼就看出了下属Percival的绝望。

啊,简直是一个冒着黑气的默默然。

主席大人默默远离黑气笼罩的安全部长。


33. 虽然内心崩溃但是工作还是要做的。

拯救世界这种事业你还指望朝九晚五加班双倍工资?

可笑。

没让你倒贴一条命就不错了。

Percival安慰着自己抄起家伙就往会议室走。


34. “Graves部长,你这是往哪儿走?”

???不是要去加班吗?难道要出外勤?

“谁给你说要加班的?我还不能来看看老朋友吗?”

你这恶毒的女人,成天剥削老朋友,我还能指望你是来找我喝酒的吗?

“Graves部长,我们去喝一杯吧。”

……Graves安静地点了点头。

你们有没有发现Percival Graves跟别人沟通都不用开口的呢。


35. “来,干一杯。敬我们又活过了一天。” 主席大人过于豪爽地撸起袖子就往嘴里灌酒。

“Seraphina,你这样伤身体。有什么要伤害我的事情直接说就好了。”

“ Percival, 我就喜欢你这种为人着想的性格。”

……你还真把杯子放下了。

“酒保,这几瓶都没开的你拿回去了,记得把钱退给我。哎哎哎,剩下那一杯你放这儿呗,难得我请Percival喝一杯,记他的账上啊。”

……我有一句mmp为了保住工作居然不能讲。

“Percival啊,你看最近国会财政这么紧张,你有什么想法啊?”

我想回家。

“Seraphina.”

“嗯?”

“我不能再捐钱了,我再捐下去我就是个傻子。我们家这些年捐给MACUSA的钱堆起来都可以再打一场独立战争了。”


安全部长不好当4

无聊到想更文。

这次Theseus是出了假的场吧。

有小伙伴想私信聊天吗?


22. 虽然读者们都以为作者已经把故事主线忘了。

但是这并不是事情的真相。

作者已经忘了还有这篇文了。

……

是善良机智的小仙女Theseus跨越第四面墙来到了作者身边

给了作者一个巴掌。

“不准更新!你再更新下去我的Newt就要跟着Graves跑了!”


23. Newt Scamander,一个长期受到话唠哥哥折磨的小话唠。

哥哥是话唠的好处就是Newt很早就学会了左耳进右耳出的听话精髓。

所以Theseus每次跟Newt叨逼叨只要无关奇兽其实Newt根本不会听的。

这就告诉了我们为什么Newt对长期活跃在哥哥口中的Percival一无所知了。


24. 相比之下,Graves部长的听话能力就略逊一筹。虽然也得到了Theseus的谆谆教诲,但是仍然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耳朵开闭自如。

“Graves先生,你知道长耳海兔可以随意地把自己的耳朵藏起来抵抗天敌的噪音攻击吗?”

我不知道。我要是知道了我就可以抵御Scamander声波攻击了。


25. 一来二去Percival和Newt就成了很熟的朋友。

这就像你们家片儿区的民警,每次出街溜达溜达逮住的都是某个面善话唠的动物走私贩子,极度配合执法,连笔录的词儿都备了好几套,每次被放出来还会给片儿警写个表扬信,称赞一下执法人员的文明敬业一样。

Percival默默从抽屉里一沓印好Newt名字的笔录中抽出一份。

“签名,按手印。前面交罚款,箱子我给你搁到英国使馆了。”

“Graves先生,您真是个好人。明晚有空吗?我想请您吃个饭。”

???


26. Percival Graves,年过三十的大好中年,有着多年的单身和搭讪经验。

平心而论,他被约过很多次饭,但是像这样审讯室都不出就要约的犯人还是头一次见。

为什么某种奇怪的play浮现脑海……

噫,我才不要用我洗干净了的手碰他那里,谁知道他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水母拥抱过。

赶紧擦掉这种可怕的想法,Percival Graves!!!

“呃,Graves先生?您能快点盖个章吗?我的护树罗锅好像不小心把我的手铐解开了,这不算越狱吧?”


27. Percival Graves义正言辞地拒绝了这个晚饭邀约。

“你以为大家都和你一样没有正经工作每天都出门给勤恳工作的公务员找事干啊?”

哎,这种爽到天上去的话也只能想想而已。要是真说出来了又要被骂执法不文明了,年底考核就通不过,通不过就没有奖金,没有奖金就交不起房租,交不起房租就得睡大街,睡大街……

诶?我不是Percival·家里有钱·祖上八辈都是有钱人·Graves吗?我为什么要在乎绩效?

大概是因为部长大人你完美主义吧。

话说部长大人你为什么每天不去和各国高层谈笑风生却跑来抓这个小走私犯呢?

你不会看上人家了吧?


28. 正直的Percival Graves当然不是因为私心才老是亲自处理Newt的案子。

拜托,这种关系户+公众人物的案子最棘手了。要不是我出马,MACUSA早就被某个话唠Scamander吵翻几次了。

呃,当然不是因为工作好烦偶尔看看小可爱在审讯椅上扭来扭去低声劝说树精不要擅自解锁免得追加罚款真是太好玩了。

也不是因为Newt Scamander可爱。

正直的安全部长撩了一把水拍在脸上顺手捋了一下头发。

冷静,我都是为了工作。熊孩子一点都不可爱!

哦艹,我刚刚是不是薅下来一把头发。


茶壶精灵1-2

嗯,假装会继续写这个文。

1是发过的,2甚至部长都没有出现。这是假的Gramander吧。

嗯,也是假的骨科。


Graves拿回这个茶壶的时候其实内心是拒绝的。


一,他不喝茶。二,纳税人的钱干点什么不好,买这种没用的东西。三,他是咖啡党,和茶党不共戴天。


但是拿都拿回来了再扔了就不好了,这显得他一路走回来害怕压碎还不能幻影移形的行为特别没有意义。Graves粗暴地翻了翻那一堆花里胡哨的包装纸终于找到了商店的联系方式。好吧,居然还是个麻鸡商店,这简直是太棒了。他不得不继续去从自己缴获还没来得及上交的奇怪麻鸡物品中拿出一个电话。干嘛?Graves可是在麻鸡研究上拿了满分的学生,麻鸡电话是什么他还是会用的好吗?


“喂?您好,我这里有一个您商店卖出的蓝色茶壶,现在不需要了,请问你们接受退货吗?”

Graves正在电话上为了下个月的生活费和店长讨价还价,,就感觉一个温热的东西贴上了自己的脚跟。Graves暗骂了一声,一定是邻居家的狗又跑过来了,他不耐烦地踢了一脚,没听到往常小狗呜的呼痛声倒是感觉自己踢到了一个相对于狗来说过于小的软软的东西。Graves低头看了一眼,呆住了。


地上躺这一个小小的穿着孔雀蓝风衣的姜黄头发小人。显然是被刚刚那一脚踢蒙了,一时站不起来,不过看到自己终于引起了大人的注意,他还是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


“你好啊,我是你的茶壶精灵。”


huh? 什么东西?Graves保持着自己万年不变扑克脸继续淡定地和老板扯皮,“你们家茶壶里还有寄生虫,我不投诉你就好了你还要扣百分之二十的货款?”


“我不是寄生虫。”自称是茶壶精灵的小人站了起来,拍拍自己大衣上的灰尘,很仔细地把衣服整理好,又靠近了Graves的脚跟,抓着裤子就要往上爬。Graves被小人的动作搞得有点痒,一边继续打电话一边又想把精灵拽下去,但是小家伙非常灵活在他的腿上绕来绕去,一时半会儿还抓不住。Graves终于放弃了,他草草结束了通话,弯下腰来终于揪住了小人把他就这领子拎了起来。小人不满地抱着手臂盯着他,撅起了小嘴。


“你不能随便这么把我拎起来,多没礼貌啊!”小精灵特别认真地教育Graves,Graves感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被老管家批评的瞬间。那熟悉的英国腔……Graves内心打了一个寒颤。

“你也没告诉我你叫什么啊?这也很没有礼貌。”Graves觉得自己不知道中了什么邪,居然就这样把自己降级到了一个手掌大的小家伙的语言水平。

“我不要告诉你,你刚刚才说我是寄生虫。”小精灵似乎是不耐烦了,开始在空中踢腿挣扎。Graves为了不让他掉下去赶紧把他放到另一只手上,小精灵一个没站稳,向前扑倒了,大衣后面的小标签露了出来。


Newt。


Graves知道了茶壶精灵叫Newt。

但这并没有什么用,这又不是那种一念真名就会消失或者变成许愿灯神的精灵种。准确的说,这是一只看起来没什么用,实际上的确也没什么用的精灵种中间的如果你害他摔了一跤他就会记恨你很久的亚种。


嗯,记恨。绝对是。Graves满脸沉痛地灌下一杯茶。这几天他家所有的水全部变成各式各样的茶,简直是夺了咖啡党的活路。


好吧,修正一下,这还是一只有点用的精灵。起码可以卖给愚蠢的麻鸡表演耶稣再世无酒精版。


Newt自从摔了一跤被Graves看到了名字之后就没露面了,Graves知道他还没走也就是因为每天还得忍受英国人低劣的饮品选择。


这至于吗?Graves继续沉痛地喝茶,还顺手加了点糖,咂了咂嘴。不过就是害你摔了一跤,看到了你的名字,因为你的名字很好笑笑了半天,不小心手抖了又把你摔倒地上了,然后因为场面太搞笑又笑了你一次吗?至于让我浸泡在茶的深渊这么久吗?真是一点都不大度。这么小气的精灵难怪长得这么小。


于此同时Newt正在他哥哥Theseus的茶壶里做客。


“你确定我们说的是一个人吗?他明明一点都不成熟稳重啊,完全不符合描述啊,可以退货吗?”Newt趴在一块方糖上一边吃一边抱怨,“手还抖,把我摔了两回了,这种手艺能倒个热水不烫到手就不错了,还泡茶?”


Theseus:怎么办,这听起来居然很好笑,可是不能笑出来,不然Newt又要暴饮暴食把我这里的方糖洗劫一空了,在线等弟控高手支招,急。


2.

Theseus Scamander,一个已经成功打入人类内部的茶壶精灵。

有着多年人类社会生存经验,曾数次成功潜入女性人类家庭并对这些女性造成了无可挽回的精神伤害,虽然受害者们无一例外痛哭着表示没关系,爱过。

最近受害者类型从女性开始转变为男女通吃。


在和平而无用的茶壶精灵中,Theseus Scamander代表着一股不服输的力量,一股改天逆命的王八之气。


个中二病。


Theseus Scamander是英国茶壶精灵党资深党员,被各政治小报看好为下一任党魁。

这个英国茶壶精灵党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组织。其实也不是正经组织。它的宗旨就是洗脑人类,弘扬英国茶大法好,暗中渗透人类社会,得到制霸世界的目的。


该党成员一共四个。

Scamander先生,Scamander夫人,Theseus Scamander和不情不愿被迫加入的Newt Scamander.


怎么?家族政治见得少了?这才不能说明我党不得民心呢,哼╭(╯^╰)╮


哥哥Theseus对Newt的遭遇表示非常同情且有点想笑,但是下一任党魁Theseus Scamander同志对Newt Scamander同志的工作汇报很不满意。


“Newtie,你要抛开这些小节。这是你的第一个任务,一定要为家族争光啊。”

……mdzz。好想翻白眼啊。

“Newtie,你听到了吗?据我们的调查,这个人类在人类社会中地位非常高,比我们之前攻克的便利店店主Thomas,门口保安Andrew,和那个总是晚上偷偷摸摸穿破衣服出门的Jerry要重要很多。你这一役关系着我们茶党之存亡,所以一定要全力以赴啊!”

“……哦。”

“你的热情呢?!拿出士气来!给我们一个茶杯垫儿,我们就能制霸宇宙!”

……

“哥,我回去了,你慢慢制霸宇宙吧。”

“诶?这就走了吗?小Artemis不么一个吗?” 谈完工作突然耍流氓的Theseus指了指自己的脸。

Newt过去就是一巴掌。

反正Theseus也成功获得了Newt baby爱的痕迹✖️1。

恭喜Theseus.


Newt会被发现一定是因为被Theseus的智障气场影响了。

本来他打算偷偷摸摸地从报纸卷里溜回Graves家,然而这一次被Graves一把抓住。


“你好啊,我的茶壶精灵。” Graves干巴巴地打招呼。这不能怪他,他的生命力已经被茶水冲走了。

“我不好。没礼貌的人类。你应该喊我的名字。”

Graves把气鼓鼓的小精灵捧到桌子上坐下来看着他,“你怎么老是气鼓鼓的?”

被看穿的Newt更气了,为了掩饰他决定梳理一下口袋里的茶叶片冷静一下。

然而Graves会错了意。

这就是为什么Newt和他的茶叶被扔进了一个茶杯并且兜头被浇了热水。

也是为什么Graves损失了一个茶杯。

“卧槽,你还会变大?”

……

“你居然还有衣服?”

人类真是蠢,跟Theseus一样。嫌弃脸。


安全部长不好当3

剧情变得好奇怪,甚至一点都不好笑了。

此文是溺爱组→PG+TS/NS, 战友组之间有一些奇怪的感情

反正是PG,也看不出感情的(嚼草根


15.单纯善良的Percival Graves, 伊法魔尼的优秀毕业生从未想到,英国的那群棺材脸们居然有这种操作。

让人窒息。

“你说过你单身的。” 你这个叛徒。

“准确的说,我有一个薛定谔的男友。”

???你tm再说一遍?

“这个事情啊,还要从二十年前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说起……”

“停!给你二十个字,说清楚。”

“我搞了我弟,所以我有男友。但是不能公开,胜似没有。”

“你这是二十一个字。”

“你还能让我把多出来的一个字吃进去?”


16. Theseus Scamander这个混账东西。

竟然乱伦。

Percival回忆了一下,貌似Theseus搞上的就是那个动不动养奇怪生物的熊孩子。

噫。

天天在泥地里打滚满身蛞蝓黏液你还下得去手。

洁癖的部长表示嫌弃。

这样想想单身就单身吧。


17. 可是部长大人你单身是Theseus害的啊?

卧槽。对哦。不能放过他。

“Theseus,你说吧。你搞走我那么多个对象你怎么补偿我。”

“话不能这么说,我搞走的对象反正最后也不会和你在一起的,没有对你造成任何实质伤害,因此我没有必要赔偿。”

“你讲点理好不好,你上次勾走的那个拉美妞儿起码有E,就她一个人补偿起步价一个亿。”

“别装了,你个Gay.”

……扎心了。

“你个贫乳控。”

不扎回去誓不为人。


18. Theseus虽然没有良心,但是他是小仙女啊。

小仙女就得为人民服务。

以上的逻辑都是我胡扯的。

Theseus就是想搞个大事情。

没错,仗打完了傲罗们就是这么闲。

好吧,其实是Theseus精力旺盛脑洞清奇。

这就像是你期末考试完发现还有一套卷子没有做,这时候正常人就会把它揉吧揉吧卖废纸,但是Theseus就要拿这个卷子背面写情书署上Percival的名字寄给邓布利多教授。

以上这个事情纯属真实,毫无虚构。


19. 小仙女Theseus积极地试图补偿Percival.

“哎,说好了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样吧,我男朋友分你一半。”

“不要。个脏小孩儿野得很。”

“Percy,你没有否认你是Gay哦。” 笑眯眯。

……


“给你看我弟的家居照。”

“……你容我考虑一下。”


20. 你们以为Theseus是那种热爱帮助他人的小仙女吗?

你们太天真了。

看过仲夏夜之梦吗?

没错,Theseus就是那种长翅膀的混蛋小仙子。又丑,又烦人,除了会飞有翅膀一无是处。

然而Theseus没有翅膀,也不丑。

那就只剩下烦人了。

诶诶诶,不丑不就是王道了吗?

滚,此文作者又不是颜控。

呵呵。


21. Theseus回头和弟弟讲了一个又长,又令人痛心的故事。

关于他远在美国的战友。

一个优秀而英俊的战士啊,为什么你还是单身?是社会的堕落还是道德的沦丧?

“Theseus,你拐弯抹角是想说他不行吗?没事我不歧视残疾人的。”

“Artemis,你怎么这么善良……”

“所以你这是要我歧视他?”

“对啊。”星星眼,柴郡猫笑。

我哥兼半个男朋友好像有点精神上的问题,圣芒戈还有床位吗?


安全部长不好当2

8. 曾经Percival是相信法律的。

还宣誓过要用生命守护法律。

然而现实一次又一次地打了Percival的脸。

安全部长看着桌上厚厚一沓公函觉得关系户真是妈的智障。

知法犯法还有脸来要人。

要人就算了还有脸要箱子。

要箱子就算了还有脸谴责我执法不当。

我没把你这个行走的麻烦制造机打晕铐起来带走上椅子算什么执法不当。


9. 然而Newt还是拿到了自己的箱子。

邪恶的英国魔法部。

邪恶的Theseus Scamander.

“谢谢你,Graves部长,你真是一个好人。现在都没有什么人这么支持保护动物事业了……”

Percival黑着脸听Newt继续叨逼叨。

不客气。

你可以走人吗?


10. Newt觉得Percival Graves是个好人。

Theseus觉得自家的小弟弟真是天真可爱。

要是早知道Percival要对自家弟弟下毒手我就揭穿他了。

很久以后Theseus郁闷地用魔杖戳着嗅嗅想。


11.Newt觉得Percival是个好人的主要原因是这个人和他哥哥的人设很像。

战争英雄。长得帅。魔法牛逼。

单身狗。

……

怎么了?谁说当了战争英雄魔法部就会包伴侣分配了啊?


12.所以牛逼哄哄的安全部部长为什么是单身狗呢?

官方说法是因为忙于工作,无心恋爱。

Theseus的说法是因为人太闷骚没人追。

Newt:“所以哥哥你是单身也是因为太闷骚了吗?”

Theseus:“小孩子家家的就知道说这种不三不四的词!谁教你的!谁敢说你哥哥我闷……”


13. 对于一直单身的问题Percival也对已经成为自己半个男朋友的Newt解释过。

“因为我忙于工作……”

“胡说,你每天坐在办公室里看八卦小报!”

……

一时间空气中充满了尴尬的气息。

但是这句话被路过的Theseus听到了。

“啊哈哈哈,你居然还看这种东西,你这个闷骚……”

一时间尴尬的气息转化成了快活的气息。

不过为什么Newt和Percival看起来更尴尬了?


14. 认真想一想其实Percival单身是Theseus的责任。

当Percival还是个纯洁的少年的时候,两鬓还不是那么白的时候,他也是有过追求者的。

然而无一例外都被Theseus勾搭走了。

然而Theseus也没能保住那些妹子。

因为Percival出手揭穿了Theseus的真实目的。

一位曾经追求过Percival被Theseus不愿透露姓名的女性:“他们俩都在一起了还玩这种情趣危害社会,真不要脸。”

“Theseus,看你干的好事!现在我们俩都单身了!”

“嘿嘿嘿,其实我有个男朋友。”


安全部长不好当1

1. Theseus Scamander 是个讨人厌的话唠。

作为唯一识破老友真面目的人,Percival Graves每天都为知音难觅而苦恼。

英国人是不是自带高冷属性啊,这么大个话篓子杵在那里怎么就没人看见呢。

今天的安全部长也很阴郁。


2. Theseus的话唠属性首先是在战场上暴露的。在朝不保夕的地方,人的本性很容易被识破,尤其是在那个人并没有试图掩盖自己的话唠属性的时候。

“Percival,我跟你说啊,今天我走在英美战壕交接的那个口子啊,有一堆猫头鹰噗噗噗地就往我这儿飞,我还以为是中了咒要来袭击我,但是我是什么人啊,我当时就往地下一打滚……”

blah blah blah……

Percival觉得英音是世界上最邪恶的口音了,什么鬼一样的内容都可以被伪装成莎士比亚级的胡扯。神他妈噗噗噗的飞,你家猫头鹰飞起来跟小飞象章鱼一样啊。

“你铺垫了这么多就是要说你家来了信?”

“对啊。”

这时候不能骂他智障,骂他智障都是夸他。

“……信里写了什么?”

“我没看呢。我这不急着来找你了嘛。”

Percival转头就走。


3. 巫师发明的最邪恶的法术是幻影移形。

被Theseus一个幻影移形追上的Percival郁郁地坐在地上听他胡扯。

你出身这么好语文这么差你的家教老师不会羞愧吗?

然而Theseus自我感觉良好继续叨逼叨。

你弟弟可爱跟我有什么关系,你送给我当老婆啊?

还偷偷养蝾螈,一听就不是什么正经孩子。

Scamander家全是讨厌的熊孩子。


4. Newt Scamander其实也是个话唠。

我是不是早就该料到了。Percival悲哀地想。

问你有没有证件你就说没有就是了,跟我这儿传什么动物大法好的神教呢。

Percival很想挥挥手把这个老不办手续就进村的英国鬼子关起来。

没关起来真不是因为害怕被下属当成又被格林德沃上身。

也不是因为这英国鬼子眨巴着眼还挺萌。


5. “人可以走,但是箱子我必须要没收。” Percival虎着脸捍卫法律的尊严。

你他妈别眨眼了!

可能是Percival的脑内已经由眉毛具现化了,Newt委屈地低下了头。

为什么低头也这么萌。

Percival捂脸叹气。


6. “Theseus,你弟那么容易脸红是不是血管有问题?”

“嘿嘿嘿。”

英国人笑的有点猥琐安全部长心里居然有点抖豁。

“不是啊,是因为他三岁的时候啊,有一次特别想吃吹宝泡泡糖,跑来跟我要。我哪儿有啊,我一苦逼青年,一穷二白兜比脸干净的是不,我就蹿腾他去跟蜂蜜公爵送广告单的猫头鹰撒娇要。”

“猫头鹰居然吃这套?”Percival表示这种操作居然也可以?

“那哪儿能啊,当时猫头鹰就叨了他一口,疼的他哟,脸蹭的一下就变红了。也是天要补偿他,我妈推门而入打听清楚了给他买了一打蜂蜜公爵的周年纪念礼盒,把我羡慕的哟……最后他就养成了一撒娇就脸红这个条件反射,可好用了。想当年他二年级的时候,魔法史死活都过不了,补考的时候小脸儿一红,监考的教授都不忍心了……”

咔擦。

可爱娇羞的小天使形象破灭了。

Percival默默在心里备注:Newt Scamander是个心机婊。


7. 魔法国会的工作那是真不好做。

总有个别扰乱社会和谐的不安定分子,在法律已经对他网开一面的时候,仗着自己的人际关系和公共影响力蹬鼻子上脸,提一些无理要求。

还利用自己的外貌骗取同情,严重损害了执法人员伟光正的形象。

Percival感觉自己把静坐抗议要拿回自己箱子的Newt拖走的时候围观的下属们都对他投来了仇恨的目光。

仇恨什么玩意儿。

你们统统都得加班!


【骨科】湖

刀子,很短,角色死亡

Theseus走的那一天是七月的一个周日。阳光出人意料的好,微風几乎晕不开湖面凝结的镜面。他们能把船划到湖中心也很费了一番功夫。

Newt没见过七月的黑湖,Theseus也没有。褪去了五月青涩的躁动,七月的黑湖暖活了起来,泛着阴冷的湖水也懒洋洋地冒着点温度。

Theseus选择躺在Newt的怀里。这是很不寻常的。他的弟弟长手长脚没错,可是要接住他那么大一个人也是辛苦了些。可在这时,他们都不是很计较了。

“我记得你不是很怕水的吗?”Newt突然问平躺着望天的哥哥。
“是啊,”战斗英雄承认的非常痛快,“自从我陪你去喂乌贼被拽下水之后我这个毛病就好不了了。”

Newt想配合地笑一下,为记忆里那个一向正经的人难得湿淋淋落汤鸡的样子牵动一下嘴角,但那块肌肉不听使唤地抽动了一下,僵硬了。

“我都不知道七月的霍格沃茨这么安静。没了那群小鬼头这地方养老也不错。”Theseus没有因为Newt的沉默停下,继续自言自语。

长久的沉默。只有偶尔禁林树枝之间窃窃私语的声音,尽管没有风。

Newt察觉到不对时并没有像他曾经以为的那样焦急地摇晃或是呼唤哥哥。他只是放松了下来,像哥哥一样完全把自己交给湖面,平躺在一叶小舟里,任由自己漂浮在沉静的湖面上。

阳光仍然温和地抚摸过湖面,湖水轻轻地摇晃着小舟,起风了。微凉。